终于结束的起点终于写下句点。

2019-10-22 14:27

  点我到北京西站发的说说,心里唯一的台词。南宁到北京的列车,熙熙攘攘的挂满人,有人在座位上一个姿势坐到麻木,有人坐在车厢连接处恶心到想吐,有人站在过道上站到腿酸腿软无知觉,记得那天晚上跟邻座小伙伴上厕所都是在别人身上跨过去的,怕吵醒人,怕踩着人,踮起脚尖一步一步走,短短的几米车厢足足走了十分钟。个小时的无座,这是我那趟晚点列车从南宁到北京的距离。上个厕所很艰难,打瓶开水很艰难,吃不下东西,睡不着觉,看着一堆一堆的人下车,又一堆一堆的人上车,有人走了,也有人来了,车厢还是那样的拥挤。

  第一次坐这么长时间的硬座,第一次体验这个艰难又平凡的人生,我知道啊,有些人出行,从来没想过买卧铺,有些人从来没有这么矫情,人家坐上无座都很开心了。去年冬天,我在火车上,看到一个老爷爷,背着一个比他躯体大两三倍的大布袋,装满东西鼓鼓的布袋,手上还提着一个小桶,里面放满锅碗瓢盆,那时候我坐在对面吃柚子,他看到我自己在一旁看着他,他就对我笑,那种爷爷对孙女的和蔼微笑,看着他艰难地把行李放到行李架上,我愣在一旁傻傻的,放好东西他就睡觉了,睡得甜甜的,而我热热泪盈眶。那是一趟开往开往广州的列车,而我在武汉下车,快过年了,我去武汉玩几天就要回家了,而他一个老人,一个人,去哪里呢?这个世界上,真的有很多的小事情可以让你的矫情碎一地,我们还那么年轻?何妨?

  在去北京之前我还发过一条说说“很少有一个城市能让我在没出发之前就开始慌张。”慌张的原因我现在还记得,只是不愿再提了,就像开头写的,“想象中的狠心”,但是你又有什么资格去要求别人呢?靠谱的人很多,但是一定要记住,最靠谱的肯定是自己。

  火车上什么人都有,这是我大一自己坐二十多个小时火车来北方上学到现在的感受,在火车上不要轻信他人,不要跟太过热情的人有过多接触,不然你很容易被带走的。我一同学,蛮瘦小的一个女孩子,去北京,在火车上,邻座的阿姨一直照顾她,各种照顾,盖被子啊,谈心啊,一点也不见外那种,后来阿姨给她介绍姨妈巾,她说什么鬼卫生棉各种好,然后当场把里面的棉吃掉了,我同学说当时她整个人都傻了,后来她还是各种装傻才脱离她们的注意的。

  我呢,这一次坐火车的亲身经历,我旁边坐着的阿姨,话特别多,一上车什么都说,让人家觉得她懂的很多,去的地方也很多,后来来了一个阿姨,这个阿姨叫我旁边的阿姨做老师,那时我就想,当老师的?不像老师啊。她们一直聊天什么的,我都没有理她们,后来那个阿姨跟我说:“姑娘,你可以加一下这个老师的微信,真的跟着她能学到的特别多。”我一脸懵,一言不合就加微信?我没理她。然后她们继续聊,后来她又问:“刚刚我们说的你听到了吗?很有用的。”我说:“你们刚才说什么啊?我没听。”我根本没有意识到她们是搞传销的,但是我还好,不管她们是干嘛的,我对她们都不感兴趣。而且全程我都表现得特别高冷,那种高冷而不失礼貌的表现,估计她们也无缝可插了吧。

  第二天中午,列车到达郑州,到了郑州如果很多人上车,这就意味着,我要从郑州站着到北京!车停在郑州的时候,我一直念叨:“不要啊,不要有人啊。”后来真的有人上来了,所以我就在过道站着,整个人都不好地站着。对面的姑娘把位置挤一挤,让我坐一点;旁边位置那哥哥坐一下子就说起来走走,把位置留给我们;对面的叔叔也是,姑娘你坐这,我去走走,回来的时候,我站起来把位置给他,他说嫑管我,坐你的。所以我坐坐站站,就浪到了北京。到了北京,我跟别人说:“活着真好。”

  跟我一起去北京的是一个迷弟,他买了一张无座的票到北京,晚上就去买茶座坐着,他肯定比我辛苦,还真感谢一路上所有人对我的帮助。我们到了北京,他说先找一下他的朋友,后来我们转了两趟地铁,再转了一趟公交车,然后神奇地到了六环郊区,然后神奇地经历了一件大事,简直上了人生一大课。

  从六环回来,我们在东四下车,在东四各种走街窜胡同儿,各种打车,各种找地方住,各种找不到,在某个胡同儿,阿姨叫我去看房子,我一看房子就说:“我不要住这,不要不要。”那个地方是用木板围起来的超级简陋的隔间,那种我担心随时有老鼠进来的房间,“这地方能住”?!所以刚刚坐了这么久的火车到北京,大半夜还在北京街头拉着行李箱(对,我的行李箱成功地在某个地方废掉了,可以推,不可以拉,也很难提)游荡的我们特别好玩。

  那一晚,我竟然没有觉得很心酸,竟然觉得很好玩,竟然坐在路边跟朋友说我还在北京街头浪,竟然觉得北京的夜晚其实安静得很美好,完全忘记了其实我们很累,后来一个好心的司机带我们去找酒店,找到酒店之后感觉整个人都有救了。我特别喜欢跟北京的出租车司机聊天,天南地北无休无止地聊天,他们就像一个导师,懂很多,教你很多。但是,亲爱的北京司机啊,这打车费也太贵了吧!后来我北京的朋友跟我说:“这孙子,怎么可能不打表?你们干嘛不投诉他?”

  号的中午了,退了房,把行李寄存在酒店,因为我答应同学第二天去昌平找他们。简单吃了个饭,我们就去了南锣鼓巷,我在南锣鼓巷的旁边看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展览,里面全是原创的字,全部终身只送不卖,他们的展览叫做“思想粒子的空间”,展览的目的是为了唤醒人类的真知。我看不太懂书画这些艺术的真谛,但我能明白这展览的意义。让我佩服的是,他们的同声传译,真的特别标准,我在一旁听着都不好意思说我是英语专业的学生。

  北京城很大,从市区到昌平要很久,从南锣鼓巷回管庄也要很久,本来我同学说要来南锣鼓巷,晚上带我一起回昌平的,但是黑叔说时间不够用,黑叔是一个认识好多年的没见过面的北京五迷。因为我拖着一个破行李箱,看着要换乘很多次的地铁头疼,所以我叫他送我到昌平,顺便见他一面。因为怕堵车,而且嫂子还在孕期,黑叔想早点回家,所以我刚进南锣鼓巷不到半个小时,什么都没逛,就走了。同学也没来南锣鼓巷,她在昌平等我。

  第一次自己坐北京的地铁,还蛮怕自己坐错,跑进地铁里面跟志愿者说我要去哪,然后她告诉我到哪换乘,我看着标志和提示,竟然也顺利地回去了。其实地铁看起来很乱,但是自己去坐的时候,其实也还好。我很幸运,每次都是人刚到要换乘的车也刚到,一路顺风。回到酒店拿行李从管庄坐八通线到四惠,也是刚刚爬上楼梯大爷就跟我说:“姑娘,快点。啊,响铃了,响铃了也能上,快。哟,这姑娘可真慢嘞。”顺利上车,跟大爷挥手再见。内心:“这破行李箱很重的好吗!吃的,用的,书啊,衣服啊,什么鬼都有,装得满满的,还不能拉!”

  只懂前后左右,不懂东西南北的我,很开心地拿出手机自带的指南针在四惠交通枢纽上面,找到准确的方向去找等在路边的黑叔。

  黑叔是一个很靠谱的大男孩,他媳妇儿说他不能自己去看演唱会,要看就一起看,他说等孩子长大了带孩子一起去看演唱会,我说到时他们就把孩子放在座位上,看着孩子跳,自己在旁边乐,哈哈哈。

  北京真的很大,昌平真的很远,我也是到了才明白的,我们一路上都在唱歌聊天,唱五月天的歌,聊人生,聊工作,聊学习,聊日常,聊五月天,聊五迷,聊我们相遇的不可思议。我说当年我还是一个高中生,我打死也没想过有一天我真的会来北京,还跟他见上一面。他感叹时间的飞快,自己从一个大学生都准备当爸爸了,他羡慕我的年轻,我为我的前途担心。

  在车上,我拍了一张图发到我们群里,我说:“我在黑叔的车上感受北京的晚高峰。”群里一个两个都在说黑叔注意身体,哈哈哈哈哈,一帮熊孩子,一帮未曾谋面的老朋友。

  见到了同学,然后吃饭,黑叔点了一大桌吃的,我发了一张图到群里,“怎么没有麻小?烧烤怎么能没有啤酒?……

  ”三个人吃到撑也没有吃完,非要我吃掉最后一个生蚝,从饭店出来,感受到了秋夜的寒意,我说冷,黑叔说估计生蚝没吃够,真是够了!哈哈哈哈

  匆匆见面,匆匆一别,不知何时再见,再以什么样的角色再见。嗯,黑叔的孩子8.28出生了,恭喜他踏入了人生的另一段旅程,现在我的脑子里还是几个月前他朋友圈的画面,一张B

  超的图,一句“看见你,我任何的疲惫都一扫而空了。”希望小家伙健康成长,以后带孩子去看演唱会记得给我们发图啊。

  26号中午,我跟闺蜜坐地铁去了一趟长安街,走了一遍广场,拍了一些照片,是我这次去北京唯一的所游览的所谓的景点了,北大清华,颐和园,长城,故宫

  ……所有来北京该去的景点都没有时间去。两点多从出发去鸟巢,他们看的是

  号的演唱会,我自己回酒店也没事,就打算在外面等他们晚上一起回去,顺便听听演唱会。那天地铁在奥林匹克中心不停车,我们正好晚了几分钟到那里,所以只能提前一站地铁下车,因为她男票已经在鸟巢等着,所以她特别着急,着急到我整个人都很暴躁,演唱会明明还有几个两个半小时才开始,明明已经离鸟巢这么近,看着她慌张,我自己也很不舒服,我们在地铁站走了好久,上楼下楼地找通道,急得骂主办方,骂地铁的不靠谱!终于找到出口,终于打到了车,终于到达了鸟巢,终于找到了等的人,终于他们进了场,终于我站着鸟巢外面听了一晚的演唱会,我站在L号门的旁边,可以看见大屏幕,也可以清楚地听到声音,整个晚上自己在那嗨得忘乎所以。

  在门口,听到很多人说买到了假票,那姑娘说:“我们拍张照吧,假装来过。”我听着莫名心酸。我在场外看到太多黄牛了,很多黄牛都说先交一些定金,然后让保安带她们进去,然后很多情况是,交了钱,转眼就不见人了。群里有人说,黄牛毁了很多人的梦想。这是我第一次对黄牛产生厌恶,我还想好好跟他们打一架。很多人问我要不要进场,我都没有理他们,心里就呵呵他们了。守围栏的特警跟黄牛说:“现在这里归我们管,你不可以带人进来。”然后他就拍拍特警哥哥的肩膀,说一些谄媚的话,具体我没听到,只是对这种行为很鄙夷。甚至我28号在山顶看演唱会的时候,还有人过来问我要不要进内场,加200

  块钱就好了。每个人的生活都不容易,我能理解赚钱的艰辛,但是我无法忍受这种途径,请你们多一点人性吧真的。还有那些傻孩子啊,多长点心眼啊。

  在门口,我旁边站了一个阿姨,阿姨说她女儿在里面看演唱会,她来等她,但没告诉她。她说她女儿上高中的时候,在桌面写了很多她看不懂的话(姑娘抄了很多歌词),她害怕自己脱离孩子的世界,所以也开始听五月天,希望能跟孩子多贴近一点。我说我以前也是这样的,真的可怜天下父母心,就像阿信说的,我们往往会忽视身边最重要的人,让我们感谢我们的父母。她看着孩子听五月天的歌长大,看着孩子抢到票的开心,然后送孩子来北京看演唱会,孩子说带着妈妈是累赘,让她在酒店呆着,妈妈很担心,所以偷偷地来。孩子,你妈妈真的很爱你。有时候,我甚至觉得那个阿姨比我还嗨,她会跟着唱,跟着跳,前奏一起也能知道是什么歌,我真的很感动,孩子啊,下次带你妈妈一起看演唱会好吗?也许她会拒绝,也许她会为了省钱,但如果你说,你一定要带她,她又怎么会拒绝呢?

  我说我高二的时候,不够钱买门票,东凑西凑还是不够。那时候跟的是贴吧的团购,当初我们没有银行卡,跟不用说支付宝了,我跟我闺蜜一个从城北一个从城南,一大早等着银行开门,去ATM

  机转账,那天我起得特别早去找我妈妈,我跟我妈说我要钱买东西,她问我买什么,我支支吾吾没说清楚,后来她还是给了。其实就像那天我跟阿姨说的,其实爸妈都知道我们要干嘛的,只是不拆穿罢了。

  2012年的诺亚方舟南宁站,大麦网买门票会送海报,而我们的票是贴吧团的,所以意味着我们没有海报,我们当然不甘心啊。那种看到蛋糕店贴着海报都想撕下来带走的人,怎么会甘心不得海报呢?有一天中午,我们打算碰碰运气,说什么也要拿一张海报回来。

  那天放学,我们坐公交车到大卖公司,愣是在电梯门口站了好久不敢进大麦公司,他们工作人员也出来几次问我们干嘛的,我们也没说。后来还是鼓足勇气进去了,把情况说清楚之后,外面的姐姐说不给,里面的哥哥探出头来问情况,然后跟我们说可以拿,拿多少都可以,拿多点回去分给同学。当初我们手心都是汗,说真的我拿海报的时候整个人都在发抖,我卷了一沓海报,后面发现一共

  张!我很喜欢怪兽,最喜欢的就是怪兽,我把海报抱回家的时候,爸妈都在问我哪个是怪兽。

  演唱会前一天,我们担心那里的海报还剩很多,害怕他们会把海报丢了,所以我们又去了一次,说是想把海报拿去现场发给五迷,我还拿一张“五月天广西歌迷会”的卡给他们看(现在想想什么鬼嘛,会装!哈哈哈),一包没有拆封的海报,一个人根本提不起的海报,后面还是叫男同学过来帮忙才带走的,最后那些海报真的没有浪费,我们自己也是留了两张,其它的真的都亲手送出去了。真的很感谢,帮我们提海报,发海报的同学,感谢我们的爸爸妈妈,感谢那一年我们的朝气与无所畏惧,感谢我们的青春。

  在门口听了一整夜,站着腿都软了。散场后,在手机还有一点电之前,我很顺利地接到了同学。还在鸟巢见了两个群里的五迷,一个妹子,一个汉子,后来我们赶地铁回昌平,就先走了一步。回到昌平已经接近零点了,我们肚子都很饿,找了一家吃的,菜一上,大家都在抢着吃,吃了一家没吃饱,又换了一家继续吃,又浪到好晚好晚。

  8号线会经过奥林匹克公园,在奥林匹克公园的时候,车竟然停了,于是,我们就下车了,说下车就下车那种!于是我们在鸟巢门口又听了一晚上,还见到了

  26号见到的那个群里迷弟(攻叔),他跟我们一起听。可是我们为了赶回昌平的地铁,八点半就走了,听说我走了之后他们唱了我心心念的《拥抱》!!!!!!简直恨!!!昌平怎么这么远!!!我要听《拥抱》啊啊啊啊啊!!!

  那天晚上回到昌平,等男同学下班,等了好久好久好久,又困又饿,但是我们打算第二天去爬长城,打算睡早一点,所以我在路边买了一个鸡蛋饼加卫龙,她们买了扇贝,然后我们就回去了。吃完东西,洗澡躺倒床上的时候也是一两点了,睡到第二天八点,哥们说妹子腰疼,动不了,上厕所都要人扶,得去医院看看,叫我自己去长城。

  我洗漱完毕,下楼找吃的,然后九点多了啊,卖吃的店都没有吃的,走了一条街,买了两个饼,并不好吃的饼,然后等公交车,公交车就在酒店楼下,等了十几分钟车都没来,我就直接回酒店睡觉了!真的太累了!坐了一趟公车还得坐另一趟公车,得花一个多小时才到长城,下午还要去看演唱会!我不去了!!后来我们一两点才去吃饭,吃了一顿大餐,火锅!吃到吃不动!我跟群里小伙伴说,这顿饭散伙饭吃得我蛮难过。

  领到的小扇子给我之后就跟她小伙伴进场了,留我一个人孤独地等攻叔,还有十分钟开场了,那家伙还没浪过来,我原本想叫他跟我一起找地方寄存我的行李的啊,那家伙真是够了,但是听说他从A

  L口,也是辛苦他了,从鸟巢的另一面跑到另一面啊!检票的哥哥告诉我,检票口旁边的车可以寄存行李,于是我很快就把行李存好了,赶在开场前一秒跑到我的位置,刚把背包放下,舞台声音就起来了,那一刻眼泪直接掉下来了。

  整场演唱会我都在跳,都在唱,都在叫,我旁边的妹子也很嗨,我们所有人都很嗨!自己一个人看演唱会,但可以跟好几万人一起嗨,嗨到哑,跳到软,这种感觉大概只有五月天能给我。

  里面那个孤独的男主角,心疼;比如全场大合唱《突然好想你》,我会想到我曾经一个人在异地的一个破旧的楼梯口,听着旧喇叭放这首歌,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听,听完之后,天空突然下起了雨;

  演唱会结束之后,又见了棱棱和攻叔一面,在散场的时候,我就想拥抱一个人吧,后来攻叔也这么想,后来我抱了攻叔,抱了棱棱,遇见你们真好,拥抱真好,你们真好。本来我们三个想一起去吃顿饭的,但是我得找涛哥,说好的今晚我去他们那里借宿一晚,他们住的离北京西站蛮近,也方便我第二天赶回学校上课。我们还没来得及好好交流,还没来得及好好吃个饭,涛哥也在那边催,所以攻叔就把我送走了。

  见到涛哥,他说这么多人都在等我,我还蛮不好意思的,看完演唱会,整个人都很累,腿很累,嗓子很累,也没讲什么话,就跟着他们走,走了三四十分钟吧,我们来到了一家海底捞。

  我曾经在微博听说海底捞服务员服务超级好,来了海底捞之后才体会到,海底捞的服务员简直了!给你热毛巾擦手,给你围裙怕你弄脏衣服,端茶倒水,还给我充电宝。服务员说,这几天来这里吃饭的全是五迷,然后我说:“能放五月天的歌吗?”她说:“好,马上。”于是我们就听到了五月天的歌,于是我们就集体大合唱,于是我们还挥荧光棒,终于唱了一次心心念的《拥抱》,很开心,唱完还喊了安可,服务员都在笑我们。

  唱歌的,但是回到公寓之后,大家都不想动了,很不好意思,丽丽姐把她的床让给了我,她自己睡客厅沙发。那天晚上睡得很好,第二天也醒得很早,但是他们都还在睡,我也只好继续睡。大概一点多吧,涛哥跟丽丽姐去看电影了,小悦跟包子还不知道去哪,他们带我去吃饭,送我到地铁站,买了一趟去西单的票。我们就此别过了,我这次与北京的缘分就此别过了。

  北京西站很大,我从地铁出来找不到进站口,还有很多人来问一脸懵的我要去哪,攻叔说我是不是傻,这种智商都不用回去了。哈哈哈哈顺利找到进站口,顺利到达候车室,攻叔也没来得及来火车站送我,我看着候车室的人越来越多,大家都在等我的那一趟车,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人在等同一趟车,他们说这跟春运有得一拼。

  我还在想要不要改签卧铺的时候,笑了笑想二十多个小时都过来了,这十几个小时应该没什么吧,第二天一早就到了。上了车,我的位置正好在车厢连接处的旁边,方便打开水,也会问到厕所味和烟味,我真的很想吐,但是隔壁姐姐帮我放好行李之后,我坐在位置上都不想动了,或者说我都没什么力气动了,自己也是一个乐天派,觉得没什么,忍忍也就过去了。

  车厢跟来北京那趟车一样拥挤,满堆满堆的都是人,列车员还说“咋弄啊”,真没法弄,走路都很难。棱棱说石家庄离她家很近,叫我下车去找她;攻叔说,他有卧铺不拥挤跟他回家;人家都是动不动就开车,他们是动不动就回家哈哈哈哈哈哈。

  上了车,看着窗外,车慢慢地离开北京西站,离开北京,忍不住掉下眼泪,北京很多地方我都没来得及去,好多人好多事都还没完满,人生怎么能没有遗憾呢?可是我真的很想弥补这个残缺,北京再见了,北京再见了,北京啊什么时候再见呢?

  列车从黄昏驶向黑夜,又从黑夜驶向黎明,天一亮,我就下车了,跟群里的小伙伴报平安:“到了,我还活着,只是快饿死了。心疼我妈妈的女儿。”有人说,“心疼我岳母的女儿”哈哈哈哈

  从火车站出来,又踏上这片土地,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,捂着饿到疼的肚子,好像没有坐过这么长时间的火车,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,很从容地出站,从容地找吃的,从容地路过那些问你去哪儿要不要打车的叔叔,从容地走到公交车站,我回来了,我自己一个人回来的,我是多么不想回来啊。马报生肖图

白小姐报料| 手机挂牌香港正牌挂牌| 四海图库彩色看图网址| 曾长生心水主论坛| 免费精准资料期期精准| 最新单双公式规律| 跑狗论坛猛虎报彩图| 一肖最长多少期没开码| 马报彩图资料大全| 玄机图片二四六天天好彩|